qoecd有口皆碑的小說 超級魔獸工廠笔趣-第1947章 我不信熱推-exio0

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顿时自成小天地,将外界的咒骂隔绝。
修仙宅斗两相误
“总算找到你了,我当初看资料时就觉得,一定有某个人隐藏在水下,没有暴露出来。原来是你传授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医术给她们三个!”
鲜妻抗议:饿狼请节制 火爆小辣椒
咚,咚,咚。
豪斯慢慢走向李修文,每走一步必然将手杖落在地面,重重敲打一下,仿佛是在敲打人心脏上。
秀满盈门
凝重的气氛朝着李修文扑面而来。
“你猜对了,又能如何?还不是求到我面前,想要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上分一杯羹!”
李修文嘴角微微一翘,似是嘲讽,“这要看我同不同意,所以请你丢掉手杖。你知不知道它的声音很烦人?”
豪斯医生脚步顿了顿,喉咙像是卡住了东西,被噎住似的,脸色一沉。
自从他名气传遍北美东海岸以来,多得是寻求帮助的得病富豪,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说话。
……马上修改
這個妖孽有點坑 吾凡
锦绣良婚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顿时自成小天地,将外界的咒骂隔绝。
“总算找到你了,我当初看资料时就觉得,一定有某个人隐藏在水下,没有暴露出来。原来是你传授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医术给她们三个!”
咚,咚,咚。
豪斯慢慢走向李修文,每走一步必然将手杖落在地面,重重敲打一下,仿佛是在敲打人心脏上。
凝重的气氛朝着李修文扑面而来。
“你猜对了,又能如何?还不是求到我面前,想要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上分一杯羹!”
李修文嘴角微微一翘,似是嘲讽,“这要看我同不同意,所以请你丢掉手杖。你知不知道它的声音很烦人?”
豪斯医生脚步顿了顿,喉咙像是卡住了东西,被噎住似的,脸色一沉。
桃花夭夭
自从他名气传遍北美东海岸以来,多得是寻求帮助的得病富豪,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说话。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顿时自成小天地,将外界的咒骂隔绝。
单于的江山美人
“总算找到你了,我当初看资料时就觉得,一定有某个人隐藏在水下,没有暴露出来。原来是你传授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医术给她们三个!”
咚,咚,咚。
豪斯慢慢走向李修文,每走一步必然将手杖落在地面,重重敲打一下,仿佛是在敲打人心脏上。
凝重的气氛朝着李修文扑面而来。
“你猜对了,又能如何?还不是求到我面前,想要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上分一杯羹!”
李修文嘴角微微一翘,似是嘲讽,“这要看我同不同意,所以请你丢掉手杖。你知不知道它的声音很烦人?”
豪斯医生脚步顿了顿,喉咙像是卡住了东西,被噎住似的,脸色一沉。
自从他名气传遍北美东海岸以来,多得是寻求帮助的得病富豪,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说话。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顿时自成小天地,将外界的咒骂隔绝。
——————
雲海爭奇記
“总算找到你了,我当初看资料时就觉得,一定有某个人隐藏在水下,没有暴露出来。原来是你传授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医术给她们三个!”
咚,咚,咚。
記憶蒼穹 紀茗
豪斯慢慢走向李修文,每走一步必然将手杖落在地面,重重敲打一下,仿佛是在敲打人心脏上。
凝重的气氛朝着李修文扑面而来。
“你猜对了,又能如何?还不是求到我面前,想要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上分一杯羹!”
李修文嘴角微微一翘,似是嘲讽,“这要看我同不同意,所以请你丢掉手杖。你知不知道它的声音很烦人?”
豪斯医生脚步顿了顿,喉咙像是卡住了东西,被噎住似的,脸色一沉。
自从他名气传遍北美东海岸以来,多得是寻求帮助的得病富豪,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说话。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顿时自成小天地,将外界的咒骂隔绝。
“总算找到你了,我当初看资料时就觉得,一定有某个人隐藏在水下,没有暴露出来。原来是你传授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医术给她们三个!”
咚,咚,咚。
豪斯慢慢走向李修文,每走一步必然将手杖落在地面,重重敲打一下,仿佛是在敲打人心脏上。
凝重的气氛朝着李修文扑面而来。
“你猜对了,又能如何?还不是求到我面前,想要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上分一杯羹!”
李修文嘴角微微一翘,似是嘲讽,“这要看我同不同意,所以请你丢掉手杖。你知不知道它的声音很烦人?”
豪斯医生脚步顿了顿,喉咙像是卡住了东西,被噎住似的,脸色一沉。
自从他名气传遍北美东海岸以来,多得是寻求帮助的得病富豪,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说话。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顿时自成小天地,将外界的咒骂隔绝。
“总算找到你了,我当初看资料时就觉得,一定有某个人隐藏在水下,没有暴露出来。原来是你传授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医术给她们三个!”
重生絕唱 原罪不是罪
咚,咚,咚。
豪斯慢慢走向李修文,每走一步必然将手杖落在地面,重重敲打一下,仿佛是在敲打人心脏上。
凝重的气氛朝着李修文扑面而来。
“你猜对了,又能如何?还不是求到我面前,想要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上分一杯羹!”
李修文嘴角微微一翘,似是嘲讽,“这要看我同不同意,所以请你丢掉手杖。你知不知道它的声音很烦人?”
豪斯医生脚步顿了顿,喉咙像是卡住了东西,被噎住似的,脸色一沉。
自从他名气传遍北美东海岸以来,多得是寻求帮助的得病富豪,很久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说话。
豪斯根本不管骂骂咧咧的实习医生,随手将休息室大门一关,偌大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