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到中年 txt-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許沫沫的心思!鑒賞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好!”我点头答应。
也就没几分钟,林强将一些音频文件发给了我。
一开始几段,是之前苗思思和蒋志杰的对话,其中倒是没有什么,反正就是将我的设计方案给了蒋志杰后,蒋志杰给她钱的对话。
不过最新的就是今天的了。
“喂,你还敢我电话呀?”蒋志杰开口道。
“蒋总,我已经被发现了,陈楠把我开除了!”苗思思说道。
“哼,你和陈楠是穿一条裤子的,你背后阴我,倒戈我,你以为我拿捏不出来吗?”蒋志杰冷声道。
“我、我真的是冤枉呀,我是拿到了那个设计方案,我也给你看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陈楠,我现在才发现我被他骗了,他居然偷偷在我家安装窃听器,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来滨江,我可没有背叛你,可是我因为你丢了这份工作,我该怎么办,陈楠是不会再信任我了,他没有选择报警,对我是最大的宽容了。”苗思思继续道。
“他为什么要报警,你知道我的损失有多大吗?我告诉你苗思思,你别再来烦我,我们之间可不认识!”蒋志杰回应道。
“可是蒋总,你不是说我以后可以来做你的秘书吗?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你还说我做你的秘书,我们可以亲近不少,你说只要我帮你,你一定会安排好我的。”苗思思不甘心道。
“滚蛋,你以为我傻呀,我还用你当我秘书?这让陈楠知道,我和你就更加说不清了,另外就是你以后别来找我,你这个女人办事效率不仅低,而且早就被陈楠耍的团团转了,你被卖了都不知道!”
“我、我是笨,可要不是因为你,我会丢工作吗?”
“三百万还不够吗?一份工作值多少钱,这笔钱我不问你拿回来已经算客气了,况且我也不稀罕这钱了,有多远滚多远!”
“蒋、蒋总,你利用完我,就直接一脚把我踢开吗?我起码要给我魔都买一套房子吧,我可是为你办事的。”
“哈哈哈哈,你是不是觉得我蒋志杰好糊弄,以后你就自求多福吧,陈楠居然只是开除你,你可真幸运,要我说,直接让你无法再踏入秘书这一行!”
“你、你如果我给我一点好处,我、我就举报你,我去投案自首!”
“你去吧,我看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指使你的,当然了,你看陈楠会不会认这件事!”
嘟嘟嘟!
这个音频已经结束,显然苗思思在蒋志杰那边讨不到什么好处,不过我发现苗思思今天被我辞退后,她居然联系了蒋志杰,而且达不到目的后,还去威胁蒋志杰,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苗思思呀苗思思,你可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你居然连蒋志杰也敢威胁,话说我和蒋志杰这件事都已经摆平了,他又怎么可能认,而我又怎么可能再去说这件事,你这么做,只会是一场独角戏。
换做常人,那么做错了事,还拿了人家三百万,那么早就溜之大吉,找个地方躲起来了,但是苗思思居然没有躲,相反还去惹蒋志杰,还奢望蒋志杰能给她一些好处,这可真是痴人做梦。
另一方面,我估计是苗思思觉得三百万到手太容易了,所以打算继续从蒋志杰那要点钱,这女人的胆子,会因为金钱,而变的很大,到最后会贪得无厌,没有下限。
幸亏我已经不录用了苗思思,否则她一直在我身边,可真是一个定时鸭蛋!
因为背叛一次,意味着会有第二次,毕竟她已经得到了钱,金钱这玩意可以让人误入歧途,甚至是无法自拔。
现在我辞退了苗思思,要找一个秘书,我当然希望是一个人品可靠的秘书了,在这方面,其实我已经差点吃了大亏了。
听完这几段录音,我告诉林强,示意他不必再监听苗思思了,而且苗思思不久后应该会离开滨江,以后要监听,信号也无法追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林强说,幸亏我开了苗思思,不然的话,这女人还真不好对付。
将手机放进裤兜,我无奈一笑。
一晚时间一晃而过,第二天中午的时间,蒋志杰在我指定的账号打入三个亿,我虽不知道他是怎么将钱筹齐的,不过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港盛集团的股票迎来了大涨,这显然是润天集团的大量资金入市,至于泰安集团,股票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
得到这笔钱,我并没有为此感到欣喜,这笔钱是我和蒋志杰化解恩怨,我不会再追究以前的那些事,至于蒋志杰这边,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并且说为了化解彼此间的仇怨,希望我可以去一趟魔都。
环球购物中心的内部装修设计如火如荼的进行的,转眼之间半月时间一晃而过,已经到了六月下旬。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人到中年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許沫沫的心思!鑒賞
在魔都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包厢,我见到了蒋志杰,当然了,还有蒋婷婷。
“陈总,好久不见。”蒋志杰笑道。
“也不太久吧,个把月而已。”我说道。
“陈哥,我哥说为上次在临城的那件事和你道歉,希望你给个面子,我就说陈哥你大气,肯定会来!”蒋婷婷笑道。
“嗯嗯。”我点了点头。
很快,各色佳肴上来,我们三个人开始吃了起来。
这吃饭吃到一半,蒋志杰话峰一转。
“对了陈总,你觉得许雁秋人怎么样?”蒋志杰打开话匣子。
“怎么了,为什么提他?”我诧异道。
“这家伙去了西藏,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打他电话又不接,他身边的胡胜律师说什么他好的很,让我不必担心,但问题是,现在龙腾科技正在紧要的关头,‘秋雁’芯片已经投产,不消半年,我们如果拿不出二代的芯片,那么在这个领域,很有可能被其他国外的高科公司后来居上,这会影响我们的整体布局。”蒋志杰说道。
“哥,这个许雁秋脑子没问题吧?好好的董事长不做,还去西藏,我怎么感觉他在躲避现实。”蒋婷婷说道。
“还不是那个叫许沫沫的女人,谁知道她搞什么!”蒋志杰咬牙道。
“许沫沫?”我眉头一皱。
“怎么,你也知道这女人?”蒋志杰咧嘴一笑。
“许沫沫做了什么?”我问道。
“就是许沫沫跟着蒋志杰去了西藏。”蒋志杰说道。
“什、什么?”我一下诧异起来。
许沫沫不是有对象了吗?说是体育老师熊凯,怎么现在突然和蒋志杰在一起了。
“别那么惊讶,我知道许沫沫是你妻子的闺蜜,不过这个女人的心机可重的很,说什么是蒋志杰的秘书兼心理医生,这还不是打算做许雁秋的正牌女友?到时候许雁秋的钱,就变了她的了吗?”蒋志杰说道。
“这–”我心下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