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742 臨時應急條例展示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一周后。
廉记。
“保护公正!合理执法!”
“严肃警纪!问责警队!”
亨利站在廉记大楼,顶层,廉政专员办公室,叼着雪茄,低头望向底下的场景。
只见一大群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组织严密的廉记调查员们冲出廉记大楼。
他们高举抗议牌,拉起横幅,腰间戴着配枪,里面填满子弹,效果非常震人眼球。
第二次警廉冲突,正式爆发!
不过这次是廉记出街!两千多人马,两千多把枪,一万多枚子弹的力量!
……
时间倒回,
一周前。
亨利来到港督府。
港督麦理斯爵士面对廉政专员“要枪”的请求,略作思索,最后便开口答应廉政公署配枪资格。
毕竟,廉政专员说的很有道理,廉记与警队的交锋之所以屡屡落入下风,很大原因就是警队有枪,廉记无枪。
虽然,港府给了廉记很高的执法权,办案范围,以及强大的条例支持,但是警队“狭枪”自重,廉记也根本玩不过。
倒不是廉记天生玩不过警队,只是警队在话事人的带领下,提前建立好优势、基础,又令华人内部团结。
只要不给抓到把柄,别说警队内部,就连其他部门都能伸手去救,和廉记唱对台戏。
好啊!警队压着廉记就算了。大不了让你几步,给你点儿面子,可警队连其他部门都要撑,无疑再度触动了麦理斯的底线。
麦理斯接受了庄世楷作为警队话事人的强势表现,目前为止,却还不肯接受庄世楷作为回归委员会成员的强势动作!
最终,麦理斯答应给廉记配枪,而且拿出一分文件讲道:“这是警队高级警司李树堂的一分贪污举报材料,里面详尽写了李树堂多次违规放人,收受贿款的证据,总计汇款高达三千多万。”
这是麦理斯给出的一枚子弹!
“爵士,情报可靠吗?”廉政专员很规矩的上前一步,伸手接过文件夹,一边翻看,一边很谨慎的讲道:“李树堂是庄世楷手下排进前五名的心腹,是警队高层,以警队内部的团结来看,很难拿到他的贪污证据。”
亨利翻看阅读着贪污文件,仔细检查文件里的信息、证据、怕是一场阴谋。
可见也是被打出心理阴影了。
何况,他对警队内部很了解,深知庄爷身边的心腹人手,对于李树堂等赫赫有名的警队高层,也是如数家珍,知道情况。
“这份情报是杨锦荣实名递交的。”麦理斯有条不紊的讲道:“杨锦荣是我们自己人,曾经在陆明华的手下做事,信得过。”
“而且李树堂和蔡元琪、卓景全那些人不同,70年代也曾经做过探长,为人不是很干净,给钱放人?对他来说小儿科罢了!要知道,他曾也是和庄世楷分庭抗礼的角色,只是甘愿跪下给庄世楷当狗。”
“呵呵,庄世楷倒也敢收敢用,胸怀真是不俗。”
“而李树堂做出这种事情完全有可能!以他作为突破口向警队开枪,既不会像动庄世楷一样引起剧烈反应,也不会像动蔡元琪等人一样明显针对,最为合适!”
麦理斯背负双手,站起身,绕出办公桌,缓缓道:“至于廉记的枪,我会指定一个临时应急条例,授权廉政公署在紧急情况下,向港督府申请之后,可以携带枪支装备行动…并且在廉政公署设立枪房、枪械则从军库调取,和警队、海关、惩戒署一样。”
“拥枪权”说大很大,说小很小。
如果一个行政部门想要配枪,一般而言,就遭遇到很大阻力,而且几乎不可能,就算最终成功也要费就很大力气,花几年时间走程序。
可如果港督批准的话,事情就很好办很多。
毕竟,当今港督还是全港最高统治者,拥有很强的权利,为纪律部门配枪不算什么。
当然,如果是要直接修改廉政公署的职权,在《廉政公署条例》当中增添“拥枪权”。
那就要正式经过立法局的修例会议,搞不好又是一场修例风波,而且消耗时间很长。
麦理斯可不会把一件蠢事做两遍,索性不更改《廉署条例》,直接以增添个“临时应急条例”的方式,赐予廉署“拥枪”权。
要知道,“临时”范围内的条例,可以不经立法局投票,直接由港督、立法局长签字、便可实行。
可以说,港督想要做一件事情很容易,阻止港督做一件事情才很难。全港也就警队实力能阻挡!
而像“临时条例”这类小权利的修改,警队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港督便可打擦边球迅速实施。能把港督都逼到打擦边球的地步,也足见警队实力。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起點-742 臨時應急條例鑒賞
“thankyou,sir!”亨利激动的抬手敬礼,出声道谢。
虽然,临时条例只有两年到三年有效期,但是临时条例的有效期可以延长,只是没有正式写进《廉署条例》内而已。
只要港岛还是英政府统治一天,港督便能大笔一挥,疯狂延长。
97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条例取消也无所谓。
至于条例里的紧急情况,向港督申请之类的话。
亨利压根就当作没听见,只听到设立枪房,装备和警队、海关等看齐。
毕竟,只要有港督支持廉记一天,那么廉记就能二十四小时配枪,因为不管是什么情况下,他都可以说属于紧急情况,向港督申请过,港督更不会拒绝。
当然,廉记武器看齐是指基础配枪,手枪。
警队的特别行动队,特殊职能类武器装备,自然不可能给廉记配。
海关的缉私艇、惩戒署的水炮车,给廉记廉记也不爱要。
“你知道,我这么支持你是为什么,祖家保守派对我有很大意见。”
此刻,港督盯着亨利讲道:“我必须要做点成绩给祖家的保守派看看,否则祖家可能会派人到港岛,前来监督我的工作。虽然是监督、不是问责!但是我的权利也必将受到限制,很多荣耀将会远去。”
“所以我支持你,支持你搞点大的!”麦理斯沉声说道。
本来是亨利主动来找他要求行动,麦理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支持支持廉记。
没想到,廉记一招就给人打趴下了!
而祖家又传出要派人到港岛监督、视察工作的消息。
这不得令麦理斯紧张,当亨利打起退堂鼓的时候,麦理斯反倒变得更加强硬!而且一下就同意给枪,希望把事情搞的越大越好,权当是在重重压力下的背水一战。
“你不要让我失望!”麦理斯圆睁的眼睛里,透露出丝丝锋芒,洋溢着股杀气。
亨利立即明白自己拿到配枪权的同时,等于是踏上生死拳台的拳手,没有退路,只能向前。
可亨利并不畏惧,因为当觉得配枪权,加上手上的罪证,拥有的不再是枚子弹,而是一枚炮弹,可以向警队开炮的炮弹。
“yes,sir!”亨利抬手敬礼,肃声领命。
三天后。
港督签署《廉政公署应急条例》,当天下午即正式生效。
全港八大纪律部门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廉署会忽然拥有持枪权,再考虑到最近廉署与警队的交锋,持枪权是针对谁的早已呼之欲出,令港岛政界再度弥漫起硝烟。
“这个项应急条例真是火药味十足。”总署,办公室。
庄世楷甩下手上的报纸,表情充满讥讽,却没有再说枪权的事情,而是转而问道:“杨锦荣把材料递上去没?”
“递上去了。”蔡元琪站在前方答完,表情有些担忧:“是不是和李sir知会一声?”
原来,杨锦荣递给港督府的材料,是经过庄世楷授意递上去的。
要是没有庄世楷授意,杨锦荣怎么敢实名举报?又哪里来的材料?
虽然,杨锦荣和庄世楷不对付,但是面对庄系人马的威胁,他们目前只能乖乖照做,以求在警队中的苟活。
“不用。”庄世楷摇着头道:“做戏就要做的像些,虽然材料是假的,但是态度要真,不然怎么骗人?”
他做这些手笔就是怕廉记怂了,故意怂恿廉记下场,好把亨利推向高峰,再重重摔下!而且只有把事情搞大,才能形成一种大势,最后逼迫港督把位置让给华人来做!
相比之下,让李树堂做点小小牺牲,小问题啦!
而且庄世楷是不会让李树堂去进廉记,喝咖啡的,该保下来,该支持的,每一步都会做到。
这招叫给敌人送炮弹,让敌人送人头!
“呵,现在扩大廉记的权利,未免不是件好事。毕竟,廉记将来是我们的嘛…哈哈哈…..”此刻,庄爷又笑出声来。
廉记,枪房。
崭新的一排枪柜里,摆放着一把把警用格洛克手枪,每一把手枪都有独一编号,现在是隶属廉记的枪支编号!
以前,廉记可从来没有过枪!
此刻,陈敬慈带着一组廉记调查员站在枪房前,一名名调查员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他们望向枪械,表情既有激动,又带着谨慎,呼吸都急促起来。
这是廉记枪房设立的第一天,也是廉记第一次的持枪行动,而他们要前去提审的调查目标,身份地位也非比寻常,是一位权力很大,资历很深的警队华人高层。
今天,第二次警廉冲突的导火索!将会被这群人将会亲手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