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假黑再聚針鋒對相伴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谢混哈哈一笑:“还是希乐,哦,不,是卫将军说得好啊,我谢家全体子侄,一定会加入你的军府,为北伐大业,尽一份力的!”
郗僧施跟着笑道:“我也一样!”
孟昶的眉头一皱:“希乐,凡事不要太过,借机扩张自己的势力无可厚非,趁这次把吴地和江北的土地抓在手里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不要坏了前线的大事,如果寄奴能成功灭掉南燕,以后会越打越远,他取他的江山,我们得我们的好处,大家各取所利,不是更好吗?”
刘毅点了点头:“这些道理我当然明白,以后他新打下来的地方可以让他去管,我不插手,但后方既然托付给了我,那手也不要伸得太长。这并不是过分的事。如果灭了南燕以后,河北可以让他去打,但中原和关中必须是我的,至于蜀中和岭南,那是无忌盯上的,京八三巨头,各建各的功业,互相配合,这才是我们当初起兵时的理想。而不是说一人独大,别人都是他的部下!”
谢混满意地点头道:“外面打仗的事情,你们北府兵内部解决,只是这治国理政,朝堂之事和吴地的庄园,那是我们世家高门一直拥有的,带大家一起分享可以,但休想把我们排除在外。”
刘毅微微一笑:“以后一切顺利的话,京八党也会成为新的世家高门,新老世家共存共处,成就一段佳话,岂不美哉快哉?!”
孟昶点了点头:“很好,那就这样定了吧,希乐,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先回去了,有空的话,老地方再碰个头。”
優秀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假黑再聚針鋒對讀書
他说着,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谢混看着他离去的背景,眉头微微一皱:“希乐,孟彦达真的会和我们一条心吗?还有,你们的老地方是什么,该不会又是京八党内部开会吧。”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不是,几个老朋友找地方喝一杯罢了。放心,有刘穆之在,孟昶就不会倒向刘裕,这点,我非常肯定!”
三个时辰后,乌衣巷外,荒院,废宅,枯井下。
铁门沉沉地升起,换了一身不起眼的百姓装束,戴着斗笠的刘毅昂首而入,大喇喇地坐在了西边白虎的位置上,他的面前摆着青铜面具,而刘毅看着这面具,眉头微皱,却是没有一点戴上的意思。
牛油巨烛的火光映动着其他三个人戴着面具的脸,闪着青铜色的光芒,南方位置,朱雀面具下的徐羡之冷冷地说道:“白虎大人是不想再戴这副面具了吗?”
刘毅微微一笑:“总是觉得戴着太闷,无法顺从本心,反正大家都是这么熟了,戴不戴也没区别吧。”
青龙面具下,庾悦的眼中冷芒一闪:“怎么会没有区别?按黑手乾坤的规矩,戴上面具,即为镇守,凡事都要为了组织的利益着想,个人利益,家族利益都要弃之一边,可是拿下面具时,可以做回自己,甚至戴面具的镇守反对取下面具的自己,都是时有发生的事。怎么白虎大人,或者是卫将军刘毅想要破坏这个规矩吗?”
刘毅平静地看着庾悦的眼睛,缓缓地说道:“那请问这回不打一声招呼,就主动投向刘裕,加入他的军府的,是庾悦,还是青龙大人?”
庾悦哈哈一笑:“这两者在此事上没有区别,怎么,难道作为顶级世家的庾悦,或者是作为一方镇守的青龙,选择如何行事,还需要向别人解释?”
刘毅冷笑道:“我们组织什么时候允许镇守可以不作解释,就跟刘裕合作?好像到目前为止,他仍然是世家的头号大敌吧。”
庾悦摇了摇头:“我看未必吧,刘裕只是想北伐建功,或者说是想救回老婆,挽回他自己的名声而已,倒是你刘豫州,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你的动机了。利用谢混报父仇,掌大权的心态拉拢他,利用郗僧施服散纵情的弱点以五石散控制他,跟着你的世家就给好处,表面结盟实际控制,不跟着你的世家或者是象我这样跟你以前有过节的,就加以打压,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假黑再聚針鋒對推薦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假黑再聚針鋒對展示
刘毅微微一笑:“和我刚来时一样啊,维护世家天下和利益,让大晋重回正确的道路啊。”
庾悦厉声道:“我看不是吧,是你想掌最大的权,骑在所有的世家头上!”
刘毅神色平静,不慌不忙地说道:“是啊,有什么意见吗?”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假黑再聚針鋒對鑒賞
庾悦没有料到他居然会如此痛快地承认,一时愣在了原地,竟然说不出话了。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白虎大人,就算你真的这么想,直接说出来也不好吧,四方镇守,并无高下之分,大家平等议事,你这是也要凌驾我们之上?”
孟昶叹了口气:“我觉得白虎大人不是这个意思吧,他应该是说在外面明面上,他确实要以他为主,压制其他的…………”
刘毅冷笑道:“好了,玄武大人,不用这样解释,我对我说过的话负责,我就是要现在做世家首领,就象以前的黑手党,谢安就是明面上的世家首领一样,难道就因为我们四方镇守,在外面公开也得四个人平等?”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庾悦:“请问青龙大人,现在无官无职的庾悦庾候爷,有谁会觉得跟卫将军刘毅是平起平坐的?!”
庾悦紧紧地咬着嘴唇,都咬出了血,恨声道:“刘毅,你不要太嚣张了,这高下尊卑,又不是看一时一处,说不定这回我跟着刘裕北伐,立了功,我就可以…………”
刘毅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立功?青龙大人,你这话跟你自己说你信吗?你的本事,你的能力,我们都清楚,要叫你吟诗作赋,琴棋书画,那十个刘裕也顶不过你,但要让你立马横刀,指挥千军万马,去大战胡虏的铁骑战车,那一万个你,也顶不上刘裕的一根手指头,这回你或者不用在后方装病了,但刘裕绝不可能为了拉拢你,无功也给你报个爵。你可以试试是不是这回能再混个内史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