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252章 仙君腎真好分享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苏青之神色大变,心里焦灼至极,万分懊恼自己的粗心大意。
要是幼年时期仙君就死亡了,后面的事还怎么继续,绝对不行!
她狠狠心一转身掉头飞回梦境,朝着黑色的裂缝飞去。
梦境里的李小胖变成了一个巨人,挥舞着手臂将所有的摊子砸的粉碎。
“千杨!”
苏青之扇动着翅膀四下搜寻,终于在深渊的最底部看见了小可怜仙君。
他的头发乱成了鸡窝,右胳膊上血红一片,灰头土脸,昏迷不醒。
“千杨!”
苏青之扶起他又是心疼又是埋怨地说:“你干嘛松开我的手!”
“你这个傻瓜!”
入目所见全是望不到尽头的黑,苏青之在衣袖里摸来摸去心里一喜。
是小灵蛙给的那颗黑果子!
不知为何,这颗黑果子一直闪烁着光芒,姑且试试。
“千杨,你醒醒,我们该回家了。”
苏青之将黑果子放在冷千杨鼻子底下转了转,见他迷糊着勉强睁开眼睛。
“小宝,叫你别管我你怎么又回来了?”
冷千杨瞪大眼睛,带了几丝怒气说:“你是不是傻,你明明能走的!”
“小英雄不走,我也不走。”
“我不管你谁管你。”
苏青之见他醒了,心下稍安,带了几分戏虐捏了捏他的脸蛋。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那轻柔的呼吸声中带着克制的哽咽。
这孩子又哭了?
没想到仙君是个小哭包。
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何元庭会跟他成为挚友了。
那个紫色衣袍的道人可不就是爱哭嘛,啧啧。
“流血流汗不流泪,小英雄,我们得设法出去了。”
苏青之甩着腰间的流苏穗子静静地等他哭完笑眯眯的说。
“我才没哭!”
“我是眼睛进沙子了!”
冷千杨用衣袖擦去眼泪,梗着脖子狡辩道。
“是,千杨没有哭,是我看错了。”
苏青之扶着他站起来开始思考出去的法子。
外面黑漆漆一片,李小胖的怒吼声也不见了,静的叫人害怕。
还是呼叫反转系统好了。
苏青之在脑海里嘶吼了半天,那个系统睡意朦胧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系统提示】:“完成反转剧情即可离开梦境,是否尝试?”
“当然了,赶紧的吧你。”
拿到反转任务的苏青之身子猛地一抖,这个系统果然是脑子有病。
冷千杨跟李小胖是仇敌,你叫我忽悠他们比谁尿的远?
你信不信我抽死你!
这种事情有损仙君威仪,简直是无耻下流。
苏青之踌躇良久,结结巴巴地说:“那个千杨..我..额..”
“是要割我的肉充饥?”
“娘亲之前割过好多回,我可以的。”
“只要咱俩能出去,我什么都不怕,我死不了。”
冷千杨抽出苏青之腰间的小匕首开始往腿上招呼。
啥玩意儿?
你娘亲割你的肉?
还是好多回?”
你那没良心的姐姐去哪了,怎么都不出来管管?
“不是,不是!”
“我有个法子可以吸引李小胖过来。”
“这是李小胖的梦境,只要他有所行动,我们就能找到出去的法子。”
苏青之狠狠心脱口而出:“那个,需要你的童子尿。”
“咚!”
须臾间她发现自己被人用石头给砸的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啥米情况?
苏青之揉着剧痛的人脑袋再次醒来,闻到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味道。
“童子尿,我..我准备好了。”
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传来小结巴冷千杨的声音。
苏青之老脸一红,局促地抠了抠指甲。
所以仙君害羞之下将自己砸晕,然后…准备了童子尿?
本尊的呼吸突然好不顺畅,这地方似乎缺氧的厉害。
“咳咳。”
苏青之放弃与他沟通的打算,扯开嗓子大喊一声:“李小胖,我家千杨跟你比一场,输了我任你处置!”
话音刚落,她面前的黑色深渊渐渐散去,露出熟悉的黄土,蓝天和乌云。
以及站在那里的巨人李小胖。
“跟我比谁尿的远?”
李小胖嚣张的大笑着,眯着眼看了看冷千杨的下三路轻蔑地说:“就凭你?”
“不错,是我跟你比。”
冷千杨单手负后,说的义正言辞。
好像要比试的是武艺,而不是…不是那个难以启齿的比赛。
“好,你输了我就放油锅炸了你的小妖怪。”
李小胖大手一挥,街道又变成熙熙攘攘的景象,苏青之耳边传来各色摊贩的叫卖声。
不远处的擂台上围满了吃瓜群众,坐等好戏开场。
“多多哪能比得过李小胖,天天饿肚子,可怜呐。”
“多多可是不吉之人你们都忘了,祸害遗千年!”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討論-第252章 仙君腎真好看書
“有道理,也不知道油炸冷多多是啥滋味,都迫不及待想尝尝嘞。”
苏青之心头火起,手里的金针甩出给每个人眉心赏了一根。
“敢乱动的,噶,就驾鹤西去了啊!”
她满怀杀气的眼光扫视全场,语气恶劣地说。
“小宝,我不会输的。”
冷千杨目光坚定地看着擂台,迈着自信沉稳的步伐走了上去。
李小胖面前摆了几大杯水,这会正喘着粗气在猛灌,台下一片嗑瓜子声。
“千杨,你也喝点水。”
苏青之用九牛二虎之力将大水桶推到他面前。
“一碗即可。”
冷千杨姿势优雅的舀起水一饮而尽,按了按唇角的水渍淡淡地说。
哇塞,小小年纪就很有领导气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牛掰。
“比赛开始!”
场上的哨声一响,台上的两名队员第一时间解开了裤腰带。
苏青之红着脸扭过头,就听到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滋滋!”
“哦噢!”
“尿这么远,这么高,太厉害了!”
“可不是,李小胖根本比不了!”
“我的天呐,冷多多真乃神人也,他尿出了一朵大红花。”
“这小孩子肾好,特别的好。”
吃瓜群众艳羡的目光落在冷千扬的背影上,恨不得立刻将他抱回家。
“冷多多要是长大了还了得,御女无数,妥妥能当驸马!”
“光凭这一点那绝对是青云直上,前途无量!”
“这女婿我要定了,走,这就去找芸三娘定亲去。”
苏青之听的实在好奇,一回头正对上冷千杨的视线。
小男孩以飞一般的速度系好裤腰带,脖颈连着耳朵全都红的能滴水。
“大哥在上,今日李小胖我甘拜下风。”
“大哥,哎,你干嘛去!”
李小胖心服口服,正说得起劲发现人…人跑了?
这个画面好羞羞,我也好想遁去。
苏青之转身就跑,就看到眼前的画面飞快远去,所有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
孤寂清冷的月光照在下过雪的地面上泛起一层淡淡的银光。
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自己这是出了李小胖梦境又回来了?
“千杨!”
她转了半天,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发现仙君不见了!
所有的街道空无一人,貌似也只有自己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