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38章尋找羅盤無蹤,請君入甕讀書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我刚刚竟然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永恒的气息。”
“那倒是有意思了,”徐子墨猜测道。
“你说,这邪魔王究竟是谁派来的?”
“谁派来的我不确定,但是看的出来,这邪魔王如今的状态,应该不是他的巅峰期。”
拜蒙说道:“能与白帝对战,他的巅峰最起码是永恒。
如今混元的境界应该是刚刚复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恢复到巅峰期的。
主上若是想斩杀它,如今是最好的时机。”
“不,我并不想你们出手,”徐子墨摇头。
“为什么?”拜蒙疑惑的问道。
“邪魔王我不怕,而是那幕后之人,”徐子墨说道。
“若是你们出手斩杀,会将我所有的力量都暴露出来。
保留实力,这是最重要的。
我之所以留在白帝城,便是想试探一下邪魔王的实力,如今既然知道,那便不用顾虑了。”
“走吧,”徐子墨从虚空中走出,将鬼神域的地图取了出来,他看了看路线。
“去半鬼域嘛,”拜蒙问道。
“对,答应吕圣的事,该去看看了,”徐子墨说道。
“那白帝山呢?”拜蒙又问道:“我们要去寻找木神句芒的传承。
没有白帝的罗盘无踪,怎么去?”
“让楚狂人和老牛缠住这邪魔王,我们现在去取便是,”徐子墨说道。
他趁着众人战斗之时,绕过了虚空的边界,朝白帝山的方向赶去。
将邪魔王引到白帝城,除了观察他的实力外,便是让楚狂人和赤刃牛魔拖住它。
给徐子墨争取更多的时间。
他的速度很快,几个穿梭间,便是来到了白帝山的位置。
之前众人都是止步白帝陵园和决战之地,此刻,当徐子墨再来之时,那之前的屏障已经消失不见。
迷雾中,尽管只能窥见山之一角,却已经浓墨淡彩,令人震撼。
白帝山之高,与苍穹连接在一起。
这不是一句夸张的话,也不是形容,而是真正的与天齐。
那山峰通天般,与天穹接壤。
如果走到山之巅,便可直达天际。
原本这白帝山四周是有屏障的,但邪魔王出来以后,屏障直接被毁掉了。
“可否出来一见,”徐子墨高声说道。
声音回荡在辽阔的白帝山,群山峻岭之间,一时间飞鸟惊林,虚空波动。
“徐公子去而复返,不知何意?”儒袍男子带着童子从虚空中走出,面带笑容,问道。
“寻一物,无踪,”徐子墨回道。
“我早跟徐公子说过了,你要是继承白帝的意志,所有传承都能拿去,”儒袍男子回道。
“我最后问一句,传承交与不交?”徐子墨说道。
儒袍男子含笑摇头。
“擒住他,”徐子墨一挥手,也懒得废话。
拜蒙的大掌从虚空中袭来,根本没给儒袍男子和童子任何反应的机会。
直接将两人镇压在当场。
儒袍男子微微失色少许,随即说道:“徐公子真是好手段,身边竟有两名大圣级别的存在护法。”
徐子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儒袍男子。
“不过徐子墨也莫要小瞧了我,”儒袍男子笑容收敛,淡淡的说道。
他周身绽放出惊人洗炼般的光华,炫丽光华映照虚空。
只见儒袍男子直接化身为一道影子,那影子爆发出更为强大的气势。
映照九天十地,虽然看不清面容,却残留的一头白发十分瞩目。
这儒袍男子乃是白帝的化身,准确说是身外化身。
自然与白帝为一体。
出现的影子直接挣脱拜蒙的束缚,卷过童子朝天际边逃离而去。
儒袍男子也知道,自己不能恋战,毕竟他只是身外身,而不是真正的大圣。
精品都市异能 我真的是反派啊討論-第1238章尋找羅盤無蹤,請君入甕
正在这时,这天地间突然下起了无数的莲花雨。
好看的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38章尋找羅盤無蹤,請君入甕展示
一朵朵带着魔气,泛着黑气的莲花从虚空中飘过。
下一刻,肃杀之气绞杀而来,一朵更为庞大的七面魔莲挡住了儒袍男子前行的道路。
“修路之路如苦作舟,道友还需慢行,”七面魔将手摘莲花,一脸笑意的说道。
“第三名大圣,”儒袍男子停下身影,凝重的说道。
拜蒙也横跨虚空,挡在了他的后方。
“你……到底是谁?”儒袍男子转头,看向徐子墨,声音微颤的问道。
“这传承不用你,我自己找,”徐子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说道。
他身后,蔚蓝色星球浮现而出。
七面魔将与拜蒙共同的镇压下,那儒袍男子根本动弹不得。
直接被强行送进了神州大陆中。
徐子墨目光环视白帝山四周,最终抬头看向了山巅之顶。
一脚踏空,朝山巅飞去。
他也不知道踏空向上飞了多久,只是四周的冷空气越来越稀少,云层开始萦绕。
蔚蓝色的天空如刚刚下过雨般,蔚蓝的可怕。
终于,徐子墨来到了天穹的位置。
他原本一直在猜测,这天外是什么?
九域外,也是一颗星球,还是天上有天庭。
不过当徐子墨真正直入白帝山,接触到云层时,他才发现,这天远比他想象中还要高。
天空之上,依旧是天空。
遥不可及又触手可及的天空,一眼看不到尽头。
颇有些只缘身在此山中,却不知山之巅,山之广,山外山该在何处。
徐子墨踏步云层上,来到了白帝山的山峰中。
这里光秃秃的一片,没有茂密的树林,也没有嶙峋的怪石。
有的只是一张棋盘,和一名男子的石像。
男子坐在棋盘旁,这棋盘明明是黑白棋的围棋,但此刻,棋盘上只有黑棋,却没有白棋。
棋盘的另一边,那石凳上,虚空中映照着四个字。
“请君入瓮。”
徐子墨笑了笑,想要坐上棋盘,不过被拜蒙给拦住了。
“主上,要不我先试试?”
“不用,我也想跟这白帝打打交道,”徐子墨笑着摇摇头。
他坐在石凳上,那一刻,仿佛整座白帝山四周的法则都被触动。
一时间,天地失色,斗转星移。
一道惊雷从虚空中闪烁而过,徐子墨的身影连带着整个棋盘都消失不见。
“主上,”拜蒙大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