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h5超棒的玄幻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五百章 獵狗相伴-y5grg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一场大雨,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好似老天爷在闹着玩!
事实上,不过是此间某个人形自走挂,一时的有感而发,引动了天象而已。
毕竟,陆川现在不大不小,也算是此间的另一个天地。
甚至于,在某种程度上,还与此间天地达成了默契,亦或者说是协议。
不管怎么说,两者的道韵同源,哪怕是陆川窃取自前者,哪怕不被认可,却依旧达到了这等境界。
好在,陆川本心明悟,很快便收束了心绪,恢复了本真。
若非此前在黄昏沙漠地下古城之中,见到了当年的那只小蝎子,又听她‘胡言乱语’,陆川也不会如此容易便时空。
说白了,那是一个引子,陆川本身又从未忘记过做一个人的本心,结果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網遊之雷人傳說 月下獨噓噓
欲恋总裁销魂妻
即便是陆川也没想到,那条畸形的老龙没有成功,某种程度上却也成功了。
因为,此方天地自有限制,不可能出现妖!
但偏偏出现了,那小女娃,就是当年他以心血培养的蝎皇。
按理说,两者心血相连,心意相通,都能察觉到对方,根本瞒不过才对。
可是,当初为了应对各方压力,陆川也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便与这老龙达成了协议。
即便是后来武道大成,陆川强过了这条老龙,却也奈何不得对方。
毕竟,老龙会遁地啊!
这十万里戈壁黄沙,便是他家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除非是现在的陆川,能够以移山填海的大神通镇压。
否则,还真没人能奈何的了他,堪称无敌的存在!
就如那摩云谷大墓妖鬼,也是一个无敌的老妖怪,碰上陆川这人形自走挂,才输了个底儿掉!
最重要的是,陆川经由天地伟力锤炼自身,气息早已大变,甚至连人类本应有的未觉,都失去了。
当然,也是因为此间天地的限制和排斥性,去了上界,或许能有稍稍缓解。
而蝎皇也受老龙一身血脉灌体洗炼,虽未能洗去陆川的人族血脉,却也与之相融,并且占据了大部分的比例。
我爱你,蓄谋已久 十年一信
若非陆川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蝎皇的造物主,本身境界又远在她之上,怕是还真难察觉到。
毕竟,当初是他自己切断了心神联系啊!
认真而言,他陆川也算是个抛妻弃女的渣男,几百年都没想着看一看。
哪怕是当年,又来黄昏沙漠揍了老龙一顿,也没见上面,说是蝎皇闭关,实则是在吸收融合龙血。
不管怎样,这老龙也是够狠,宁可一死,也要培养出一个能够接替自己位置的存在出来。
对于这老龙的心思,陆川也算是比较了解。
贞娘传
比较,相较于孤独无依的老龙而言,一千多年的时间,早已看淡了生死,也明悟了世态炎凉,浑然不把当初的族命放在心上了。
甚至于,还存了一分恨意!
就如那杨家银尸,本身是留给大晋皇帝的躯壳,这位就真的甘愿成为这等不死不活的鬼东西吗?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畸形的残忍秘术,剥夺了其中的杂念,只剩下执行命令的记忆。
可惜,即便再厉害玄妙的秘术,依旧会有其局限性。
就如这老龙,亦或摩云谷大墓中的妖鬼,都是打破了常规的个例,完全不将当年的命令当回事了。
甚至于,还起了报复那些将他们变作这般模样之人的心思。
老龙之所以要培养蝎皇,就是要弄出一个完全不受控制的强大存在,占据了那处宝地,好好恶心下后来的十三家之人。
某种意义上而言,与陆川所作所为,也没什么区别。
真要分个一二三四五的话,只能说,他们不够狠,亦或者说,条件不够,远远不如陆川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老龙的死,妖鬼的臣服,就是最好的明证!
至于蝎皇所化的小女儿,会喊他一声爹爹,无论是无意识,还是那老龙的阴谋,陆川也不怎么在意。
不管怎么说,这小女娃身上,确实有他一分血脉,当年也是自己一点点喂养长大的。
也因此,陆川才转身就走,不会将她当做一个工具驱使,算是全了当年的缘分。
若是日后有缘再见,那就另当别论了!
此间虽然孤独,但好在没有任何凶险,陆川也做了一点小手段,打破了那阵法中的束缚,可以让小女娃在合适的时机离开。
至于他自己,是真的没时间亲自教导了,也不想再经历一次离别。
这一去,真的可能是生死离别啊!
陆川显得很矛盾,亦或者矫情,但这正是他坚守本心为人的最佳明证。
人,本就有七情六欲,酸甜苦辣,嬉笑怒骂!
于他而言,哪怕是装,也要装个人。
即便是谎言,陆川也认了,当能骗过自己时,那就是事实,这就是他的坚守,他的本心。
……
霸世神皇 眼眸的期待
双旗镇西南两百里,是一处寻常的沙丘,与这万里荒漠并无二至。
但当陆川到来,并且随手挥开沙丘,露出下面的地宫时,便代表了这里的不平凡。
地宫石门上,携刻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古文,正如所有墓门上的诅咒恐吓一样,无论身前是什么身份地位,都会担忧死后被人盗墓。
尤其是,那些自认为身份不凡,来历尊贵之人,必会对墓葬之所,设置重重防护。
就如现在,看似没有多少异样的墓门,实则设置了不凡的阵法遮掩。
但对于陆川而言,实则简单的可以,就如一层窗纸般,一戳就破,毫不费力的随手破去。
进入墓道,里面虽设置了层层精妙机关,甚至还有各种隐秘的阵法,比之当年的大晋皇宫宝库,或许有所不如,却也很了不得了,甚至更加繁杂。
只因为,这是双旗镇铁家,无数年来,一次次更改修建而成,凝注了不知多少代人的心血。
可惜的是,面对陆川的到来,就好似赤条条的小羊羔,只能等待着被蹂躏。
甚至,那些能够灭杀绝顶先天的阵法机关,都没有丝毫触动。
陆川一路无碍,进入了最里间,看也未看那些品相不凡的入品玄兵宝甲,各种金银财宝。
女大学生变身夜总会交际花:娱乐城(独家全本)
“呵,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唯有在地宫之中,看到那足有数十亩地大小,放置了密密麻麻,数以万计人蛹的所在时,陆川才淡漠的冷冷一晒。
无它,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看穿,这些做了种种特殊手法处理的人蛹,实际上都是人。
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之一。
当达到某种阶层时,便自以为超脱凡流,高高在上,可以予取予夺。
即便是这等罪大恶极,乃至人神共愤的殉葬,都能做的出来!
而且,是在人活着的时候,将之活生生铸入俑中,亦或是用特殊药石加以炼制,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只因为,这些人觉得,死后可以继续作威作福,享受荣华富贵。
岂不知,众生平等,绝非空言。
人死之后,就是黄土一捧,至多就是有些人化作各种妖魔鬼怪罢了,但那早已不是当初的人了。
就像陆川现在做的,站在一樽棺椁前,随手挥开了棺盖,露出其内一具栩栩如生,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尸体。
这尸体是一个雄壮的中年男子,似乎是英年早逝,可身上却并无多少损伤。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陆川闭目掐诀,以血为引,自身无上伟力牵引,墓地中的无垠怨气,化作一道血符,印入了男子眉心。
“呼……”
刹那间,男子眉眼开阖,似有血光迸溅,凶性大作,竟是无声无息自棺椁中平飞而起,仰天怒啸,吞吐无垠尸气。
何苦如此
轰隆隆!
地宫之中,似地龙翻身,不知存放了多少年的棺椁震动不休,自其中散逸出淡淡的灰色气流,最终化作一团,好似龙入大海一般,没入中年男子眼耳口鼻之中。
中年男子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竟是在片刻之间,化作丈许高,通体褐色,彷如陈年古铜铸就,隐有银色斑点密布体表,赫然是一尊青面獠牙的铜尸!
“不错!”
陆川微微颔首,淡漠道,“数百年地气蕴养,一朝尸气入体,便是铜尸巅峰,也不枉我当年费尽心思,做这一番手脚了。”
原来,当年两界交互之后,对于十三家隐藏的后手,陆川只做不知,仅仅是收拾了他们表面上的势力,这些家族都转明为暗。
实不知,这正是陆川的算计之一。
所图,自然是要十三家在无暇他顾之时,陆川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这些家族的墓地做手脚。
似这等豪门世家,实则都有明暗两部,防的就是一着不慎,被人一网打尽。
陆川心思缜密,岂会轻易放过他们?
养了数百年的猪,现在便是收获的时候,而这刀,便是他们各家埋入墓地的老祖宗!
那血,自然是陆川取自铁家人的血!
那怨气,自然是这墓地中,数以十万计,乃至百万计的亡魂所留!
那行动力,自然是陆川所赋予!
不将十三家血脉斩尽杀绝,这铜尸绝不会停下,除非陆川亲自出手,可他会吗?
答案是肯定的!
陆川还要这十三家‘老祖’所成的铜尸,以各家子嗣血脉养身,然后放到上界去,作为猎狗,捕杀那些家伙,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这就是他数百年前,结合幽冥殿和杨家留下功法所创的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