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lry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清隱龍 心淨-4813 如此救災?熱推-dco5g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战车终于开始加速了,在碰撞发生之前,人们只是感觉到了黑暗中隐隐的隆隆声,哪怕危险逼近人们也麻木不仁的毫无反应。
普通百姓永远都不知道风云变幻的大时代已经到来了,阎王爷的生死簿已经翻开,天知道未来会收走多少条人命。
但是他们顾不得,此刻的灾民满眼满心就是一个目标,粮食!
四省灾区已经彻底掀翻了锅了,大清国的户籍制度,路引制度形同虚设,饥饿的百姓吃光了村子里的粮食,连树皮草根都吃干净了。
逼不得已他们只能整村整村的逃荒,没有任何人敢阻拦他们,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县衙此刻都失去了威风,县城周边变的粥棚勉强还能维持秩序,但是再远一点的赈济点则天天被抢!
兩情若是腹黑時 五花肉卷
四省灾区各县都如临大敌,所有府县的官员们只有一个念头,别冲我的县城,别冲我的衙门!
只要灾民不冲衙门,不冲击县城,就证明江山没有造反,回头我就能跟朝廷交代!
死多少人我不管,反正县衙和县城不能丢了,我的官帽子不能丢!
山西阳曲、寿阳、平定……各地府县都发布了紧急戒严令,不管有几座城门,每天只能开一扇门,而且一天只开三个时辰,多一刻钟都不开!
城外有粥棚,无数绿营兵和衙役们守着,面对成千上万的灾民,他们只能无助的吼道!
“一人只有一碗……排队不许抢……抢夺粮食者杀无赦!”
“朝廷的赈灾粮食就在路上,皇上已经从京师分发下了百万石粮食,正在往外运呢!”
“都不要恐慌……你们想吃饱了就往山下走,去直隶啊!”
阳曲、寿阳、平定……这些地方直通井陉古道,往太行山下走一路下坡直接就能到直隶正定。
山西这些地方官可够坏的,他们这就是驱赶灾民,用骗的方法让他们全都去直隶吃饭去!
县令蜷缩在城楼小心翼翼的看着远方一片片的灾民,小腿肚都打哆嗦了“想办法骗走,只要不在咱们这逗留,爱去什么地方去什么地方!”
“皇上那边有粮食……咱们只能指望皇上了……让他们去直隶,让他们去京师!”
“别祸害我就行!”
山西的地方官这样想,你当直隶的地方官不会这么想吗?
轩有故白云
異世逆凰:盛寵壹品邪妃 我家的喵大人
你走了我还在原地
正定那边新乐、获鹿、灵寿……各地地方官一样在驱赶自己治理下的灾民!
“走走走……吃上一碗粥赶紧走啊,咱们家里没有粮食了,你们去别的地方找粮食去!”
“山西太原府有粮食……京师有粮食……沿着井陉路走,沿着铁路走啊!”
这就是清朝的地方官,这就是他们的赈灾手段,你灾民只要不死在我的治下,不冲击我的衙门,你们爱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老子可不管!
直隶南部、山西大部、河南和山东北部……广袤的中原大地上,到处都是流民潮,哭爹喊娘卖儿卖女之声直冲云霄。
真有一些有良心的地方官看着城外哭喊的孩童,饿死在路上的老人,心中不忍想要下令开城门让灾民进城避避风雨,但是却得到了师爷和属下的集体反对。
“大人啊!千万不能,千万不能开啊……咱们城里哪有那么多粮食?我们每天逼着富户捐粮食,都快打死人了,才能维持外面两个粥棚!”
“您要是把他们放进来,只要开一个口子,那么潮水一样就会涌入十万百万的!”
“没有粮食,他们是要吃人的,咱们性命都保不住!”
“眼下这局势,大人还看不清吗?京师发电报说已经先拨了二十万石粮食了,可是铁路就在咱们眼前,怎么好几天还没有运来?”
“火车一日千里,怎么会运这么久?说明京师那边粮食也出问题了!”
星際食屍鬼 星際食種
“小心使得万年船,大人不能开门,绝对不能放流民入城啊!”
县太爷的良心也就那么一点点,让手下人苦劝自然也就作罢了“哎……算了,君子远庖厨,我是见不得这个场景……”
所有人都在往外推,所有人都在骗这些灾民,可是走路是要消耗体力的,没有粮食人只能走一路死一路。
山西的灾民要是走到京师去,恐怕十不存一!
太行八陉,这是太行山八条重要的交通要道,山西和直隶之间的联系就靠这八条小路。
其中井陉是最重要的一条商路,因为他直接能通向太原府,自从灾情严重之后,这井陉路上天天都是灾民。
山西的灾民被骗着往山下走,直隶的灾民被骗的爬山想去太原府,两拨人就在路上顶住了。
攻妻无度:恶魔总裁轻点撩
越前龙马你别想逃 欣欣STAR
饿的没有力气的灾民相互问道“老乡啊……你去哪里啊,我们去保定府,去京师讨饭去……”
“啊!你们山西没有粮食了?俺们那边都说太原有粮,让我们上这边讨饭……”
“错了……太原也没有粮了……而且也远啊……你走不到太原去的……会……会饿死在半路的……”
人们这才发现原来山西和直隶都没有粮食了,两群人软在路上已经饿的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人孩子从野草从里找一些草籽吃,可是来来回回过灾民,驿道两侧已经没有了一点绿色,满山都是光秃秃的。
“老天要收人啊……老天要收人啊……我死也跳崖死,我可不死在这里……”
天下
“俺们那边已经开始吃人了……饿死一个就吃一个,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我不想被吃,我死也留个全尸骨啊!”
饿的走不动的老头拼命的向山坡顶上去爬,他想跳崖可是家里一起逃难的乡亲却拉着他不让他往上爬。
所有人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幕,谁都知道哪些所谓的乡亲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对亲人的一点关爱。
他们看着垂死者不过就是一块即将可以享用的肉!
跳崖可不行,跳崖了这块肉岂不是浪费掉了?
人饿到眼蓝的时候,那根本就不叫人了,野兽的本能会压碎所有的人性!
人人都是麻木的,没有人站出来指责,也没有人劝,所有人都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也许下一个就是自己呢,今天我吃人,明天人吃我,老天开了地狱之门,大家活的都如恶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