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o74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臨淵行-第七百三十八章 道高一尺,神高千丈分享-htdlu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苏云站起身来:“枯荣道兄勿怪,莹莹并非是嘲笑你,而是嘲弄我。”
岁枯荣面色有些不快。
只是他却不知道苏云一贯喜欢装得有风度,然而每次风度过后,都是一片狼藉。因此莹莹看到岁枯荣撑伞沐浴在劫灰中而来,忍不住便嘲讽一番。
她并非是嘲讽岁枯荣,而是借讽刺岁枯荣来表达对苏云的不满。
但落在岁枯荣的耳中,便显得异常刺耳了。
權後策
“我虽是仙界散人,没有功名,但绝非弱者。”
岁枯荣正色道:“苏圣皇莫要看不起岁某。岁某在帝绝时期成道,到了帝绝末年,已经是道境五重天。”
苏云凛然,道:“枯荣先生也是天才人物,万年前便是道境五重天的存在,现在修为实力又提升到何等境地?”
莹莹笑问道:“你若是有本事,为何还是个散人?”
苏云喝道:“莹莹,不得对先生无礼!”
岁枯荣哈哈笑道:“自古以来多有狂狷之士怀才不遇,未逢明主,也是常有的事。帝绝,行事霸道,阴鸷,治下民不聊生,我不屑于入朝为官,为虎作伥。及至帝丰,得位不正,虽有中兴之势,但朝中多有奸佞,为我所不屑。”
苏云露出希冀之色,道:“莫非枯荣先生是来投靠我苏某的?”
岁枯荣错愕:“苏圣皇这是从何谈起?我是来杀圣皇的。”
一念成瘾:亲亲老公请住手 南之乔
苏云也是错愕不已。
岁枯荣侃侃而谈,道:“正是因为帝丰朝廷中奸佞颇多,才需要我这等忠臣义士去力挽狂澜,救黎民于水火。我的才华,也可以得到重用!苏圣皇便是断头的鸡,有今天没明天,惶惶恐恐,朝不保夕。天下有才之士,有志之士,谁会瞎了眼投靠圣皇?但帝丰陛下不同,帝丰陛下年轻力壮,正值壮年,又是无上的强者……”
苏云面色越来越沉。
莹莹和苏青青掩嘴笑个不停。
岁枯荣撑着伞,喋喋不休:“……当今乱世,想要出人头地也比从前简单许多。从前你需要贿赂那些天君帝君,谋个出身,甚至要委曲求全,在那些天君帝君手下做事。现在只需要杀了苏圣皇,便立刻飞黄腾……”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苏云咳嗽一声,打断他,道:“枯荣先生打算借我人头,换自己的飞黄腾达?”
岁枯荣肃然道:“牺牲圣皇一人,拯救天下苍生,可否?”
苏云淡淡道:“牺牲苏某一人,换来你飞黄腾达,你就可以拯救天下苍生?”
岁枯荣面色严肃道:“虽不中,亦不远矣。现在就看苏圣皇是否愿意借人头一用!”
萌娘神棍
苏云瞥他一眼,道:“你怎么治疗劫灰病?你连自己的劫灰病都无法治愈,谈何拯救世人拯救苍生?”
岁枯荣张口欲言,苏云继续道:“你怎么救帝混沌的八大仙界,怎么让过去死亡的凋零的世界复苏?你怎么对抗来自混沌海的侵袭?怎么化解与外乡人的矛盾?怎么对抗帝忽和邪帝的反扑?”
岁枯荣张口结舌。
大脈神 青春小九九
苏云带着莹莹和苏青青,从他身旁走过,悠悠道:“先生不是怀才不遇。没有才,又怎么会怀才不遇?先生从帝绝时期得道,隐居至今,不出山则已,一出山,便让人看出嘴儿尖尖腹中空空。先生还是回去吧。”
莹莹坐在苏云肩头,回头笑道:“枯荣先生夸夸其谈,却道不能用,何必自讨其辱?”
苏云向苏青青道:“你引以为戒。”
苏青青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岁枯荣又气又急,怒吼一声,神通爆发,喝道:“黄口小儿,胆敢羞辱我?我乃是道境五重天的存在,修为和道行,胜过你不知凡几!”
“枯荣先生,不见得吧?”
苏云停步,任由他的神通攻来,淡淡道:“修为或许胜过我,但道行,先生差得太远了。”
“当——”
钟声响起,岁枯荣的神通撞击在无形的黄钟之上,让那口大钟显形。
钟分九重,仙道神符,混沌符文,剑道神通,印法、混沌神通、诸帝烙印,先天一炁神通,宙光轮,以及纪元轮。
岁枯荣修炼的是枯荣之道,一岁一枯荣,善于让对方神通陷入枯荣之间,受自己操弄。
他的枯荣大道,让他在仙界小有威名。
常有朋友与他交手,往往神通刚刚递出,便会枯萎,不由惊异万分。岁枯荣便哈哈一笑,点到为止。
然而他攻入苏云的神通之中,却发现他的枯荣大道对苏云的黄钟中包藏的大道近乎完全无用!
他无法让对方的神通大道枯萎,也无法攻破对方的神通。
他奋力向前杀去,便见四周万千神魔涌来!
恨海屠龙
那些神魔是血肉之躯,他若是不抵抗,肯定会被撕得粉碎!
但是当他杀出重围,杀到第二重时,便见各种奇特的混沌生物遨游于混沌之中,他奋力厮杀,又遇到了恐怖无比的剑道神通!
那剑光中劫运苍茫,要斩他三花,削他道行!
还有剑光,竟似轮回一般,要将他拉入轮回中沉沦!
岁枯荣一路仓皇向前杀去,又遇到从古至今炼就的至宝,那些至宝是由印法所化,威能倒也强横,只是给他的压力没有那么大。
岁枯荣稍稍喘息,便又闯入混沌神通之中,硬撼混沌神通,负创数十处,又遭遇诸帝。
岁枯荣遍体鳞伤,杀到先天一炁神通处,已经喋血不已。
那先天一炁神通,一种是紫气神雷,化作的雷光一瞬间便洞穿他五重道境,鸿蒙混元斩,可斩他过去未来!
岁枯荣对抗这两种神通,已经是强弩之末,但还是咬牙继续前行。
前方是宙光轮,里面没有神通,然而却似乎是无穷无尽,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岁枯荣回头看去,却不见天,也不见地,只有一片白光。
他四下打量,四周也都是如此。
他继续前进,走了不知多远,不知多久,身上大道不断腐朽,腐败,肉身也自劫灰化,这一走不知寒暑春秋,便是数万年。
这条道路还是没有走到尽头。
他持续前行,终于走到自己的大道也劫灰化,自己的身躯也化作了劫灰,而前路漫漫,依旧无穷无尽。
过了不知多少万年,他的耳畔突然传来当的一声钟响,钟声悠悠荡荡,回荡在天地之间。
岁枯荣眼前白光中的世界崩塌,他终于从苏云的神通中走脱,重归现实。
而苏云三人就在他的前方。
“八百万年过去了……”
岁枯荣迷茫,艰难的抬起双手,看着自己已经变成劫灰的手掌,喃喃道:“我怎么还没有死?”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身躯之中燃起熊熊劫火,眨眼间便将他吞没。
莹莹和苏青青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由骇然。
对于岁枯荣来说他经历了重重厮杀,闯到黄钟第八层,又在那里过了八百万年这才来到第九层,得以走出黄钟。但对于莹莹和苏青青来说,他进入黄钟之后,没多久便走了出来。
没想到走出来后,岁枯荣便大变模样,变成了劫灰生物,并且体内劫火压制不住,自焚而死!
“老师,这是神通么?”苏青青询问道。
苏云没有回答,莹莹则说道:“这并非神通,而是道高一尺,神高千丈。”
她解释道:“你师父的修为虽然不如岁枯荣,但是道行却远超于他。修为不足,体现在境界上。你师父的境界只是道境二重天,即便加上征圣、原道境界,也只相当于道境四重天。岁枯荣的境界则是道境五重天,比你师父高出一个境界。但是道行不能用境界来衡量。”
苏青青连忙用心记忆。
花千骨之師叔是個受 飯小妖孽
莹莹继续道:“道行,是对道的理解,起点不同,成就也不同。仙道的起源,其实是来自三千神魔,每一种神魔代表一种大道,三千神魔,代表三千大道。这三千大道,便是三千仙道。
“士子回到过去,第一纪时期,见证了三千仙道的诞生,对仙道的理解越来越深。高屋建瓴,本就远在岁枯荣之上。更何况,仙道对于士子是起点,而对岁枯荣来说,仙道既是起点也是终点,道行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苏云的道,是以仙道为起点,由仙道而推旧神之道,再退混沌之道。他得旧神和混沌之道后,又得先天一炁,跳出仙道范畴。
故而,尽管岁枯荣比苏云高出一个境界,但在道行上,却比他差了十万八千里。
岁枯荣甚至未能看破苏云的道法神通,走着走着,便死在其神通之中。
莹莹向苏青青苦口婆心道:“道高莫用。道高一尺,神高千丈,对于道行不如你的人,你看他便是洞若观火,掌上观纹,清晰无比,历历在目。虽然你道行高,但也不可滥杀无辜。你看,岁枯荣虽说要借你老师的人头来换取功名,但你老师只是从道理上驳斥他,却未动手。岁枯荣动手了,你老师这才回击。”
苏青青听懂了,笑道:“这便是道高莫用。道高莫用的意思是,道行高了,不要轻用。但被逼无奈,便不得不用!”
莹莹笑道:“是这个道理。”
苏云道:“仙道还有许多奥秘,是我所不解。比如谪仙人,他的神通中有广寒桂树,连接大千时空,便是我所不及的。他的道行极高,因此能与我过招。但岁枯荣便不成了。”
谪仙人对仙道的领悟,还在苏云之上,因此苏云极为佩服。
他甚至以仙道化作一道斩仙道光,堪称惊采绝艳,给苏云的震撼也是无以伦比。
“斩仙道光,是谪仙最高成就,在我看来,可与帝绝的太一天都摩轮,帝丰的剑道九重天,相提并论。”
苏云想起谪仙人那一道斩仙道光,便有些余悸,道:“我神通初成,他是第一个可以一道神通,斩穿我的黄钟九重,来到我鼻尖的人物。我三招胜他,实属侥幸。”
————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