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kv7都市言情 鑑寶天師 三尺鍵-第178章 神祕主人看書-4afo3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不行!”
江凌云斩钉截铁。
“各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故友居都将是唯一的合作伙伴。”
“开古董店的事,还是算了…”
如此坚决的态度,让所有人错愕不已。
如今,鉴宝阁已积累足够的声誉,开设古董店,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故友居?
在安市古玩界,的确拥有一定名望。
但对新手顾客而言,吸引力必然不如风头正盛的鉴宝阁。
阮思弦望着江凌云的侧脸,心绪万千。
只有她知道…
江凌云这么做,是为了巩固故友居的地位,这也是当初,民叔愿意帮忙的筹码。
她心里五味陈杂。
为了承诺,牺牲自己的利益,成全他人。
这个男人…
楊花雪
把诺言看的如此之重。
到底是好,是坏?
但他们却并不知道…
此前自称回老家办事的民聊生,其实正身处安市一座不为人知的僻静小院,与院落的主人品茗相谈。
“想不到,他真的做到了。”
“我还以为…”
堂屋之内,民聊生正襟危坐于左宾位,满脸震惊,端茶杯的手轻晃,茶水险些溢到地上。
他立刻双眸大睁,已然慌了神!
似乎茶水洒到地上,是一件罪大恶极之事。
“小友莫慌…”
身侧右主位上,神秘主人呵呵一笑。
“世事瞬息万变…”
“江凌云才高何止八斗,老朽屡设关卡,以各式角色为磨刀石,自然能引领他成长…”
“如今,这把刀已足够锋锐,割破谢天禄的喉咙,不足为奇。”
民聊生本已平复的心情,却因为这番话,再次掀起滔天波澜!
难怪…
江凌云能成长的如此迅速,原来都是这位大人的安排!
可很快,他又万分困惑。
前思后想,总算整理好措辞,这才慎而重之,试探着问。
“但是,晚辈有些想不通。”
见主人并未生怒。
民聊生放心许多,继续问道。
“经过几年时间,谢天禄几乎掌控了安市商界…”
“何必…”
但尚未说完。
一道惊惧、急促的叫声,隔着堂屋大门,传了进来。
“先生救我!”
嗡!
剑吟若龙凤齐鸣,自门外依次呼啸,想来求救之人,已被无数强者包围。
“主人有令…”
完美的仙剑结局
“擅闯者死!”
但。
主人忽然淡淡道。
“让他们进来。”
“多谢,多谢先生…”
求救之人当即狂喜,声音里已带着哭腔,隔着大门,重重磕了几个响头,其后慌忙推门而入。
踏。
两人步入堂屋,赫然是谢天禄、谢乾父子!
逃亡十余日,他们蓬头垢面、浑身泥泞。
加上身受重伤,体力透支,而今狼狈不堪,精神和肉体,都到了极限。
噗通!
“先生…”
谢天禄父子,立刻跪倒在地。
“我们倾尽全力,却中了江凌云的诡计,根本不是对手!”
“而且…”
不等他说下去。
主人已轻轻摆了摆手。
战天帝道 演绎白色舞步
“我都知道了。”
20岁青春恋爱
他居高临下,语气平淡:“你想如何?”
谢天禄立刻睁大双眼!
满脸疲惫,一扫而空。
急忙匍匐着上前,抱住主人一只脚。
“先生…”
“求先生施以援手,助小人击败江凌云,一雪前耻!”
然而。
主人却狠狠抬脚,将他重重踢开!
砰!
“父亲!”
谢乾惊慌失措,赶紧爬到谢天禄身边,扶着他上身。
“可笑!”
主人口气轻蔑,终于缓缓起身。
兼職是種美德 十三座墳
“你算什么东西…”
“也配碰我的脚?!”
他一袭土褐色长袍,寒冬腊月,却双脚赤果。灰白发丝长乱,如古树枝杈,潦草狰狞。
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骇人的气息。
仿若…
从坟墓中爬出来的死尸!
“请,请先生恕罪…”
谢天禄剧烈咳嗽,很快呕出血来。
求饶之后,又挣开谢乾,向主人拼命磕头。
“求先生出手相助!”
“大恩大德,谢家一定倾力偿还!”
模样之凄惨,恐怕世人根本难以想象。
谢乾跪在地上,双手抱拳。
“只要先生愿意出手…”
賽爾號之異太空之旅
“这份恩情,我一定以命相报!”
然而。
“以命相报?”
主人嗤笑不已。
“你们的命,算的了什么!”
“成王败寇…”
馭獸狂妃:帝尊,來接駕! 梓雲溪
“江凌云已经赢了,不必多说。”
什么!
谢天禄父子头皮发麻,眼冒金星,害怕的浑身发抖。
这么说…
以他的作风,他们必死无疑!
砰砰砰!
谢天禄回过神,又继续磕着头,很快头破血流,将地砖染红。
“先,先生…”
“谢,谢家愿意认输,但求死个痛快…”
“求先生开恩!”
谢天禄非常清楚,为此人办事,一旦失败,将被万蛊穿心,遭受难以言说的痛苦,才能慢慢死去。
那种滋味…
实在不敢想象!
主人俯瞰谢天禄,并未急于开口。
砰!
谢乾赶紧磕头:“先生…”
“谢家各个方面,都完胜江凌云,如果不是谢玉乱来,谢家一定不会失败!”
“而且…”
“我还年轻,假以时日,定能有所成长!”
主人撇过头。
玩味的打量着谢乾。
“你是说…”
“你还能为我卖命?”
谢乾身体发颤,点头如捣蒜。
“哈哈!”
主人讥笑不已!
“谢乾,你未免太高看自己!”
“年近不惑,居然妄称年纪轻轻,你怎么有这番勇气?”
谢乾老脸通红,根本不敢反驳。
可不这么说…
又能如何?
他不想死!
他相信,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能够击败江凌云!
“行了。”
小院主人,却根本不会为他着想。
此时大手一挥。
呼!
门外四名剑客,如惊风之势,瞬息出现在谢天禄父子周围!
“不,不要…”
谢天禄呼吸急促,眼里尽是恐惧。
“我不要被万蛊穿心,我不想死…”
“求先生开恩呐!”
唰。
四名剑客却毫不迟疑,立刻将二人提了起来!
眨眼之间,便从堂屋中消失。
民聊生心脏狂涌!
太可怕了…
堂堂的世家家主谢天禄,任何人见到,都要退让三分,无人敢撄其锋。
但在这位大人面前。
雪乱 火青
却卑躬屈膝,连个屁都不算!
“小友莫慌。”
主人重新落座,又是和颜悦色。
“老朽行事,历来有求必应,谢家父子想报仇,老朽自然给他们这个机会。”
“最近…”
“适逢老朽研制新药,若是这二人能活下来…”
“他们有什么需要,自然好说!”
民聊生心中大震!
新药?
那远比万蛊穿心,更加恐怖!
“对了。”
主人嘬了口茶。
“怎么没见谢龙跟谢玉?”
错婚谜爱:神秘老公有点坏 卜香璃
“不会是死在臭水沟里,喂老鼠了吧!”
民聊生慌忙起身!
“如果需要,我这就…”
“算了。”
主人摆了摆手。
“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老朽更在乎的…”
“是江凌云。”
民聊生立刻躬身:“请您放心!”
“有任何消息,我一定立刻禀报。”
主人心下稍安。
放下茶杯,眼中精芒闪烁。
江凌云…
不知以他的潜力,会不会让自己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