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4t3精彩都市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四章 登門展示-2hygi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奇怪的事?”
豆包愣住了,显然没有明白杰森的意思。
“就是鬼怪,邪乎的事情。”
“或者说……”
“谁家闹鬼?”
杰森斟酌用词,以豆包能够理解的方式问道,心中则是有着相当的期待。
此刻的杰森,在付出了进入眼前副本世界的饱食度后,饱食度只剩下了92。
罕见的,食之兴奋超过了饱食度。
因此,杰森急需饱食度。
踏天传说 继承轩辕
习惯了自带1000条命的杰森,当饱食度没有3000的时候,总觉得没有安全感,甚至是面对刚刚获得的‘铁拳劲’残页,都没有马上学习。
在没有从眼前的副本世界中找到一条稳定的‘食物来源’前,杰森并不打算动现有的饱食度。
此情何時休 關思玟
“闹鬼?”
“以前乡下有,山城这里可没有。”
“邪乎的事情?”
“倒是有一些,都和那些所谓的往生教有关——那些家伙一直在搞类似的事情,之前我们家乡还算太平,但是这些家伙出现后,就变得不一样了,隔壁的王叔叔把自己老婆孩子都卖了,要加入这个什么往生教,结果,最后吊死在了家里。”
说到‘往生教’的时候,豆包一脸惧怕。
“往生教?”
杰森一挑眉。
“嗯,在我们家乡那里很多人都加入了。”
“还有一个什么教,传闻也和往生教有关,但我也是听人说。”
豆包点了点头,脸上的惧色不减,搬着小板凳向着杰森的位置靠了靠。
似乎待在杰森身边,才能够安心一般。
“还有呢?”
杰森继续问道。
“更多的豆包就不知道了。”
惹愛成癮
“不过,之前豆包买菜的时候,听人说城外的一个人遇到了一位伤重的绝世高手,被传授了全身功力。”
“还有!”
“说是之前一个彭家武馆的弃徒坠落山崖得到了一本武功秘籍。”
“还有!还有!”
“东城卖猪的屠夫晚上做梦遇到了神仙,给了他一大箱子的金子。”
豆包说着眼睛就亮了起来,语气更是兴奋。
尤其是在说道‘全身功力’‘武功秘籍’‘一大箱金子’的时候,那更是有一种恨不得取而代之的模样。
杰森则是点了点头,没有更多的话语。
这些事情,他是不相信的。
或许天下真有这样的幸运儿。
但是,没有一个幸运儿会让这样的事情弄到菜市场都知道的地步。
应该是以讹传讹。
或者说……
有人借机布局。
贪婪的人,哪里都有。
只要机会好,一旦入套的话,猎人就会成为猎物,同理,想要‘发财’的人,也会成为别人的财富。
相较于这些,杰森更在意‘往生教’。
或者准确的说,‘往生教’里有没有食物。
異時空之巨艦大炮時代
当然了,还有‘陈家’的事情。
这件事不解决,他没有精力再做其他。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杰森想着,就挪了挪小板凳,让自己的身躯靠在一侧的墙壁上,立刻,午后的暖阳径直照射在了身上。
惬意、舒服。
豆包则是略微休息了会儿,就开始收拾碗筷。
手脚麻利,速度飞快。
当做完这一切后,豆包再就这么在后院中练功。
不同于之前的走拳。
之前的走拳是招式,这个时候的练功是真正意义上的‘秘传’,是能够练到‘筋肉’的。
对此,杰森并没有意外。
在刚刚的谈话中,他就已经知道了,‘他’是一个武痴,除去自己练武外,对其他没有什么兴趣。
甚至,开武馆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练武。
毕竟,练功需要的药材可不是小数目,但靠自己,如果没有家业支撑根本是不现实的。
所以,‘他’开了武馆。
挣到了钱。
然后,继续练武。
同时,为了能够持续挣到钱,‘他’将沐家拳能够练到‘筋肉’的部分都交给了豆包。
并且承诺豆包练完了‘筋肉’,就教豆包‘锻骨’部分。
对此豆包是深信不疑的。
也因此,分外刻苦。
一板一眼间,一道微弱的风开始出现在豆包的拳脚间。
虽然微弱,但真的有。
杰森暗自点头。
‘他’没有诓骗豆包,是真的教了,豆包也是认真的学了。
不过,还是有点浅薄。
明明是‘猛虎下山’,但是让豆包练起来却有了‘猫咪撒娇’的感觉。
得靠时间去磨砺。
杰森这样的想着,然后,眉头突然一皱。
‘他’会沐家拳。
他不会啊。
先不说要怎么教豆包了,单单是上擂台一动手,就有可能露馅。
那些人可和豆包不同。
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想到这,杰森坐起来。
他注视着豆包,当看到豆包合腰收力,呼吸平稳后,轻声咳嗽了一下,道:“豆包,我考考你啊,沐家拳的关隘、诀窍是什么。”
“气势凶猛!”
“勇往直前!”
“意念如虎!”
“走时身躯要弯,含胸塌腰,好似弓,呼吸要悠长,走时呼吸顿挫有力,好似雷鸣,坐时腰背挺直,双手不离两肋……”
豆包完全没有多想,径直背诵起来。
这些都是杰森教给她的,当时她背了一个晚上,练功的时候更是时刻默诵,早已经将这些关隘、诀窍烙印在了骨子里。
几乎是不需要思考,直接就背了出来。
杰森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然后,默默记忆。
他要求不高,只要能够在动手的时候,糊弄过去就好。
借着考校的机会,杰森让豆包背了三遍,记得差不多后,这才点了点头。
“不错,继续努力。”
说完,杰森再次靠在墙根上晒起了太阳。
“是,馆主。”
豆包则是开心的一点头,越发卖力的练起来了。
她只认为是自己通过了考验,没有让杰森失望。
而杰森?
靠在那里,开始琢磨沐家拳的精要。
招式抛开不谈,更习惯‘我流’的杰森注重的是核心部分。
例如:铁拳劲。
沐家拳中也有‘劲力’一说,叫做‘虎力’,一种模仿老虎而生的力道,和‘铁拳劲’注意双手不同,‘虎力’是全身发力。
优劣?
刚刚来到这个副本世界的杰森暂时分辨不来。
“还是需要饱食度啊!”
“虽然不能够直接学习‘虎力’,但是‘铁拳劲’却可以。”
“一旦学会了,就能够体会到这个副本世界的技巧了。”
杰森这样想着,时间则是一分一秒的流逝。
豆包又练了三遍后,暂时回房间午睡。
杰森也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直到下午3点,武馆学徒们陆续返回。
相较于早上的懒懒散散,下午的学徒们变得勤奋了不少,既有着被撵走的两个做为榜样,也因为今天馆主难得的注视着他们。
平时,馆主都是待在自己的房间,只有在每个月的上旬、中旬、下旬的第一天上午才会出现指点他们。
这是在拜入‘沐式武馆’时,就说过的。
豆包也和杰森说过。
“我遇到瓶颈了,勤学苦练暂时没有用了,需要换个方式突破瓶颈。”
杰森以这样的借口应付着豆包。
豆包没有丝毫的怀疑。
因为,她现在练习‘沐家拳’也遇到了类似的瓶颈。
“开拳!”
亦如上午,豆包在台阶上练拳。
杰森站在台阶上看着。
跟前的学徒们照猫画虎的练着。
兵器架子旁的衣架上,挂了一拍外套,下面还放着各自的手巾,两个粗手老妈子则是拿着扫帚打扫着周围,时不时会抬起头看看嘴里不停发出呼喝声的年轻人,但也就是看一眼,马上就低头干活了,一个月3块大洋在山城可不算少了,尤其是干的活还不重,晚上回去后,她们还能缝缝补补挣点儿,哪怕不多,日积月累下来也是一笔客观的收入,因此,对于这份工作她们越发的珍惜了。
一趟拳走完。
豆包开始指点学徒的们的架子。
大寧永安 清寧殿下
然后,就是让学徒们打熬力气。
至于练‘筋肉’的功夫,豆包可不会教。
那是入室弟子才有的资格。
眼前的这些?
只是学徒。
花钱,我教你。
没钱了,请你离开。
逃荒路上见识了太多太多的豆包,很清楚的知道里面的分寸,对于这些学徒自然是有着客气,但也暗藏着隔阂,问教过的招式,直言不讳,问没教过的或者‘劲力’?
抱歉。
她也不会。
杰森看了一会儿,认真学习了一下豆包教导的招式后,就准备返回房间了。
‘他’在之前这一点做得很好。
不用让杰森再找借口。
至于陈家?
到现在都秘而不宣,杰森也无所谓。
反正天黑的时候,他打算再去一趟。
不过,就在杰森准备离开的时候,武馆外却来了几个人,每一个都是身穿灰黑色的制服,领头的那个肩膀上更是有着一粒银色的小星,不是金属,是刺绣。
这几个人的到来,顿时吸引了武馆学徒的目光。
“继续练习。”
豆包低喝了一声,脸上罕见的闪过了不悦。
她讨厌不专心的人。
当然了,更为讨厌的就是这些巡捕。
这些巡捕在豆包看来,是比土匪还要混蛋的人,仅次于那些官兵。
每一个打秋风不说,还欺软怕硬。
而且,总是会欺负他们。
在家乡的时候,镇上的一位寡妇姐姐就是被一个巡捕欺负了,然后跳了河。
虽然事后,那个巡捕不知道被谁剥了皮挂在了镇门口,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可怜那位还教过她刺绣的寡妇姐姐了,豆包恨透了这些巡捕。
因此,豆包自然是没有好脸色。
“干什么?”
豆包堵在了大门口,生硬的问道。
“请问,沐馆主在吗?”
领头的巡捕哈着腰,露出了一个微笑,用最和蔼的口气问道。
没法子。
他是有事求人。
眼前的小姑娘不值一提。
但是,远处的那位,却是响当当的人物。
之前和彭、张、李、赵四位馆主的比试,虽然是关着门的,但是能够在武馆街开起了新武馆,这件事足以说明一切了。
要知道,武馆街可是有三年多没有新人来开馆了。
这些都证明了这位的实力。
而现在,他需要这样的人物帮忙。
因此,哈着腰的贾有才不停的偷偷瞅着站在远处台阶上的杰森。
豆包看到了对方的眼神,但是这位女少却是很干脆的回答着。
“不在。”
说着,豆包就要抬手关门。
“诶、诶,这位姑娘。”
“等等,别。”
“手、手!”
“夹着手了!”
贾有才看到豆包要关门,当即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就把手伸到了门缝中间。
不是不想推门。
而是不敢。
面对武馆和面对那些平头老百姓不一样。
后者的话,吓唬一下,他就万事大吉。
前者的话,吓唬一下,他就万事大吉。
他才四十岁,还不想这么早去见他爹。
豆包连忙把门打开。
她看到了,确实是夹着对方手了,上面的红印,估计很快就会肿起来。
而门一开,贾有才马上伸脚迈入了门槛,一边用膝盖顶着门,一边舔着脸道:“我是真的有事找沐馆主,是大事。”
“什么大事?”
“你们这……”
“豆包,让客人进来。”
豆包下意识的就要说出一些不太好听的话语,不过,却被杰森开口阻止了。
有着杰森开口,豆包就算是不乐意,也只能是把门打开。
贾有才笑着,快步的向着杰森小跑而来。
“沐馆主,幸会幸会,真是见面更胜闻名啊!”
来到了台阶下的贾有才看着高大、魁梧的杰森,心底赞叹着,马上一拱手。
虽然没有见过杰森出手,但是就这体格子,贾有才自认为他们这一队人全上,也不是对手。
没问题了。
只要对方答应帮忙,肯定能行。
贾有才想着,语气越发的恭敬了。
“我是山城的捕头,贾有才。”
“今天来是有事拜托沐馆主的。”
“当然,不是无偿。”
異鋼 李閑魚
“是有薪酬的,还有奖赏。”
贾有才说着再次拱手。
帮忙?
杰森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贾有才和对方身后的四个巡捕。
身材普通,腰间倒是挂着铁尺,但是手掌虎口处没有老茧,站在那也是歪歪斜斜,显然不是什么久经训练的,更没有练习秘术的感觉。
不是为了‘陈家’的事而来。
杰森默默的想着。
不过,却没有大意。
他示意贾有才和自己进入身后的大厅。
这是前院最大的建筑。
既是学徒们下雨休息的地方,也是议事的地方,如果有踢馆的来,也会在这里比试——友好的,关门的那种。
跟着杰森走进大厅,远离了人群,尤其是当豆包端着茶水进来,还顺带关门后,贾有才没有了后顾之忧。
扑通。
这位捕头就这么跪在了杰森面前。
“沐馆主,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