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h2r精品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三十三章 婆婆媽媽-40aun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对于那谷婆家主的回答,苏礼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浅浅的笑容,却是真的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怎么,这位剑崖教的高足觉得老夫说得有何不对吗?”谷婆家主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地疑问。
一方面他不知苏礼身份,另一方面则是他已经习惯了以修为高低来论尊卑的方式。
但是苏礼却是真的点了点头道:“家主的确是误会了我的意思。”
谷婆家主疑问:“那你所说‘因果’,又是为何?”
苏礼语气温和地说道:“从头说起或者有些碎嘴了,但是家主只需知道当初可是有五名真君十八名真人一同埋伏我等,都是为了这枚学令……这就是因果。”
谷婆家主愣了一下,随后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一些冷汗,然后说道:“如果只是五名元婴的话……我谷婆家依托护城大阵应当可以应对。”
苏礼却是摇了摇头道:“这倒不必,因为这些人我们一个都没留下。”
“所以谷婆家主,如今明白这因果是何了?”
这次轮到景晨捂脸了……他觉得自己又学到了一手,能够将威胁的话说得这么‘和蔼可亲’,也是一种技术。
那谷婆家主果然是被震慑了一下,他沉默地看了看景晨和月剑有些拿捏不准的感觉。然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请问两位道友,竟然能以二敌五?”
景晨这次懂了,很是干脆地问:“家主可要一试?”
谁知那谷婆家主却是微微咬牙,点头道:“正要一试!”
景晨这次是真的意外了,正要提起法力给这谷婆家主点颜色瞧瞧……却发现自己的法力竟然是一丁点也提不起来了!
“你给食物下毒了?!”景晨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拿这谷婆家主当朋友,而对方却是想要出暗手害他们。
月剑见状也是连忙提起自身法力……依然如此,她神色猛然一变,然后凝重地说道:“是忘忧花?可恶,你竟然可以得到忘忧花!”
谷婆家主这时候才又恢复了一派‘宗师风范’,他说:“没错,正是忘忧花。但却并非是下在饭菜里,而是以忘忧花炼制的香料涂抹于这些舞姬的身上……诸位道友在此观舞半个时辰,中毒已深!”
“小梅,忘忧花是个什么东西?”苏礼向身边的云小梅问道……这姑娘出生于商人家族,肯定对这种奇奇怪怪的植物知道得清楚。
云小梅现在脸色惊惧极了,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那个似乎目光和善的谷婆家主然后说道:“忘忧花,是生长在常年无法照射到阳光的极阴之地的一种灵材,其花香独特能够直接影响修士神魂。”
“对于金丹修士还好,但是对于元婴以上的修士,却是能够使他们神魂迷乱暂时隔绝对法力的感知……实际上两位前辈的法力都还在,但他们暂时无法感应到而已。”
“那如何恢复?”苏礼问。
云小梅神色晦气地答道:“因为这忘忧花的药力是直接作用于神魂的,所以很难有解药。在中毒之前还好,可以想办法隔绝花香就行。但是只要闻到了那花香,那就只能再过半个时辰,神魂才能慢慢恢复。”
“那就好。”苏礼叹了一口气。
毁灭游戏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领取!
随后从自己的坐席上站起了身来道:“看,这也就是因果了……如今,我们只有一方能够活下去。”
“这次是我们大意了,接下来我们应当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出现在面前的中洲修士……同样的错误,不能再次出现。”
景晨长叹一声道:“你说得对,这次是我的问题……圣子殿下,景晨甘愿受罚。”
我的咖啡公主
苏礼摆摆手道:“别那么矫情,惩罚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知道自己的错误,而如果你已经认识到并且铭记了自己的错误,那又何必再罚?”
谷婆家主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好像眼前这些人都是有恃无恐?
然后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苏礼根本没有继续废话的意思,直接是抬手抛出了一枚金印……
功德至宝镇岳印!
残剑神诀 小矮墩
下一刻,恐怖的镇压之力兜头罩下,谷婆家主惊恐地发现哪怕自己是以法力驱动自己的身体都是难以动弹。
他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苏礼,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身上竟然还怀有如此至宝。
但是他此时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礼走到他的面前将那枚大衍学令又拿到了手里。
再然后,苏礼却是忽然挥手甩出了两道神力光团来到景晨和月剑的身上……下一刻,他们神魂迷乱的症状就被直接消除了。
极品修真邪少
苏礼可是差点就能够直接成为一位医神的,神力中的治疗属性完全能够驱散这种看似无解的凡间之毒。
而施展了这种手段之后,苏礼只是为了向哪啊谷婆家主表达一个意思:他完全有许多种手段可以解决当前的麻烦。
恢复了法力的景晨分外恼怒,自从自己修炼有成之后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他真是有心想要直接解决掉这个谷婆家的人,但随后却还是遥遥头说道:“圣子,这些人,这个地方怎么处理?”
原本苏礼是他的师门晚辈,他虽然对苏礼也是言听计从,但终究是有些自恃的。可是现在他已经认识到,自己无论是学识还是手段都不如苏礼,却是终于将他当做是剑崖教的圣子来尊敬了。
苏礼见状心里却并没有多少高兴……这种尊敬不是他需要的。但却又没办法,因为当他与教中同门之间的距离渐渐被拉开之后,许多事情就会理所当然地发生了。
如此亦然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所以,给我们一个不杀光你们谷婆家的理由吧……毕竟这可是死仇。”苏礼慢条斯理的说道。
谷婆家主一下子瘫软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明明已经做了这么多准备,最终却是落得个任人宰割的下场。
如今他才醒悟过来其实苏礼早就看穿了他们的心思,只是一直不动声色地在看他们‘笑话’而已。只是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已经一败涂地。
如今面对苏礼的‘调戏’,谷婆家主无奈地苦笑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无需在此戏弄老夫。”
只是苏礼真不是为了玩弄这人心,实在是因为对于这件事的处理上面他也是真的觉得很为难……
杀光了这谷婆家的人是最直截了当的……但这是个传承了近万年的修真家族,在这谷婆城中不但有谷婆家主这样的年长修士,更是有才刚开始踏上修炼一路的孩童。
剑崖教的剑虽利,却始终没有将剑锋对准向这些弱者身上。
所以苏礼冷冷地说道:“若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那就简单了,我剑崖教的剑从来不会因为敌人而犹豫。”
“只是你想过你的子嗣后人没有?”
“斩尽杀绝之事虽恶,有时却也是不得不为。”
谷婆家主闻言却是猛地挣扎了一下,但是在镇岳印的压制下他哪怕再挣扎也没用。
最终他只能无奈地说道:“杀我就行了,放过其他人吧……那些孩子们,最小的才两岁啊!”
这时甚至是月剑都露出了于心不忍的表情……主要是几个女孩子,似乎都觉得若是斩尽杀绝的话就做得太过了一些。
但是苏礼却不会这么放过,他很认真也很诚恳地说道:“所以我提了很多次‘因果’了。”
“家主如今在酒宴中下毒欲害我等,这便是因。而我斩杀家主作为报复,这便是果。”
“然对于家主亲人来说,我等杀害家主便是因,而将来若是来寻剑崖教复仇也就是将来的果。”
“虽然我剑崖教不怕这种因果,但是纠缠得多了终究麻烦。所以我本心上,是想要彻底断绝这种因果继续纠缠下去的。”
听到他这么说,谷婆家主就明白了,而剑崖教的众人也明白了……若是斩草不除根,那么以后可能会因为这份因果而受伤的,就会是剑崖门徒了!
苏礼完全是站在剑崖教的立场上在思考问题,也是一丁点毛病都没有。
但是站在谷婆家主的立场上却是太残酷了一些,他连声求饶:“我可以让他们立誓不能复仇,求你了,放过我谷婆家吧。”
这时他是如此的卑微,堂堂元婴真君竟然是向苏礼等人如同凡人一般地哭诉哀求。
但是这个时候景晨作为剑崖教众人中修为最高辈分最高的,却表现出了足够的冷酷。
他说:“不必做此小女儿态,当你做出决定并且付诸实践的时候,谷婆家的下场就已经被决定了……圣子,若是你无法下手,这里的人就让我来解决吧。你是我教圣子,的确不该再背负这种黑暗的事情了。”
苏礼却是摇摇头制止了景晨道:“背负什么……我倒是无所谓的,只是我很担心这座谷婆城中的平民在失去了修真者的庇护之后该如何生存下去……若是他们因此而亡,便是我们的业了。”
景晨微微一滞,却是没先到这一茬……他可不是苏礼那种可以无视业力的人,让他背负起那么多业力绝对会要他的命。
“所以我所求者有二:一为安心杀他;二为能安心留下他。”
苏礼说出了自己犹豫的地方……其实说来说去,他所求的也就是‘安心’二字了。